Almond.Greenall

欢迎你来到我的lof。
我是Mocha。一个半吊子文手兼画手。文风不好画风难看,如果你能喜欢,非常感谢!
支持点文(等我什么时候100fo吧…50fo也行【←明年吧】)
天天摸些不好看的鱼。不会刀,糖不甜,咸鱼一个。
主食静临。有时也产点双临什么的。
坑在Sally face。LS爱好者,注意避雷。
最近迷上周仙,不拆不逆,周仙洁癖严重。
我爱偷懒。一月一篇文。
摸鱼通常不改,请不要取关!我会努力产出好吃的粮!()
最后——
你的喜欢是我最大的动力!
没了()

几个不走心的草稿流鱼。
和关于头发。

朋友。

Sally face#
轻微LS向#
Sal视角#




Sal有认真考虑过做这种证据不确凿的事情是否合理。毕竟那只是初识的朋友,仅仅一起听了音乐,甩了头,他就要顶着被警察抓住臭骂一顿的风险做这种事情-
-等等
朋友…?
Sal想起来什么。
他以往的生活里,似乎没有一个像样的朋友。
他做着没有人陪伴的角色过了十四年,然后在十五岁这样的年纪里遇到了Larry。拜托,两个人见面相识不到一天,他搞不懂Larry是如何这么信任自己的。甚至让他去搜寻证据,向警官举报。
Sal突然觉得自己太多疑了。
如果Larry仅是在这样的简单互动里就完全相信了自己,那为什么自己还要怀疑Larry是否说的是实话呢?

所以当Sal从403室出来,去到地下室和Larry交谈下一步的行动时,他已然忘掉了做这种事情的风险。

但再等Sal回过神时,他正站在爱迪森公寓门口。外面是阴天,阴云密布,没有一缕光线能从又厚又密的云层透过,照到那同样厚重义肢上。Sal感受不到阳光的温暖,但这是常事了。
他迈步向前走去,白色鞋底与脚下石板小路不断碰到一起,声音很清脆。从那位黑人警长身边路过,Sal见到了那位“罪人”。
那位因他自己方才一番行动被逮捕的,小马手办爱好者。
坐在警车内的人抬首,充斥着混沌与迷茫的眼眸盯上了Sal。那一瞬,一种罪恶感和不适撩过他的心头。那个胖子肥厚的唇瓣蠕动着,吐出含糊的字句,却异常清晰的印入少年脑海。

“我以为我们是朋友,Sal。”

关于太瘦。

*Sally face
Larry x Sal#
ooc#

Larry一直都觉得Sal瘦的有些过分。
仅是从外观上观察,就能看出那件黑色上衣套在他身上实在很宽松,尽管Sal有点驼背;行走时那具躯体的瘦弱更是显而易见,宽大衣摆随着因前进而摇晃的身体晃动,仅能看出一点肉体大致轮廓。红色紧身破洞牛仔裤勾勒出瘦弱细长的腿脚。明明是紧紧包裹着,在这两根木棍似的器官上几乎看不出有什么肉,仿佛只是骨头外包裹了一点必要的肌肉和皮肤,组成了名为腿的部位。
就像一个完整骨架上覆了一层人类必有的东西。

这种感觉加深在Sal给自己一个拥抱的时候。

隔着棕红色,印着SF字样的卫衣和那件略长黑衣,Sal紧贴着Larry。有多紧呢?被拥抱者简单回想了一下。大概是紧到Larry能数清有多少根瘦瘦小小的肋骨抵在自己发育良好的上身。那时被悲伤卷袭的他极力忍住眼泪,却在这种状态下分神留意好友的身材。明明是应该感谢Sal的拥抱,他满脑子只有爸爸离去的原因,和抵在身前的那具“骨架”。
Sal实在是太瘦了。

如今Larry的手指撩开那过长的黑色衣物下摆,摸上少年平扁瘦弱的小腹,他再次这么想到。
Sal真的太瘦了。
将视线从长期不照阳光因而白皙到不正常的肌肤移开,Larry看向义肢遮盖下的那双蓝色眸子,这对眼眸的主人似乎正因为突来的亲密触碰感到无措,甚至有几分错愕和恐惧。好吧,或许在确认关系的第二天就干这种事情确实过早,可Larry没有任何歹念。只是单纯的想告诉恋人他实在太瘦。毕竟这种身体状态可不是一个十五岁男孩该有的。
但是察觉身下少年没有拒绝反倒允许这番触碰后,Larry的目的开始变的不纯粹了。
他尝试将手向上抚摸探索,接着指尖便触到了记忆中印象清晰的细小骨头,虽有几层肌肉包裹,这几根骨头的形状也很突出,与方才抚摸的平坦下腹差异很大。

“Larry…?你想做什么?”

Sal特属的低沉声线发颤吐出询问语句,而他身上的始作俑者听到后一下顿住动作。半晌胸上停留的指尖没有离开,反倒开始缓缓摩挲这处略有敏感的皮肤。Sal更搞不太懂这位挚友兼恋人想做什么, 异样感觉顺着被爱抚的地方攀上脑门,冲击神经末梢。从未被这样触摸的少年越发感到奇怪,却找不出根本原因。
这样动作了许久,Larry停了手,担心继续下去会让某位蓝发少年生气,许久才开口说出重点。

“…Sal,你好瘦啊。”

“…”

“…你就想说这个…?”

【没了。我不开车()】